您的位置:首页 > 意林 > 成功之钥 > 正文

闲汉李逵乱世生存的特殊技巧

2016-07-06 15:15:31 来源:沃格文学网 浏览: 评论: [ ]

  李逵这个人在梁山上是最奇怪的,这种奇怪由一件事可以看出:这位被江湖上称为黑旋风的家伙一方面似乎风格特别草莽不羁,嗓门大,爱喝酒,爱杀人,心思简单,以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著称,他对于忠义或替天行道之类的大道理也没什么兴趣,但另一方面,他却是宋江最信任的人,他一见宋江则毫无脾气,仿佛自我矮化到泥土里5~5~5~5~5~3~3~3~c~c。一句话,他在宋江跟前和在别的地方,完全是两个人。
  
  不可否认,到了梁山泊,李逵的个人事业确实达到了顶点,再不是那个浔阳江头张顺都不知其谁的小牢子了。成了有高级认证的江湖好汉,自然李逵也不免有一些江湖英雄的业绩,其中除了一如既往地不分青红皂白杀人放火,他的事迹中还有一桩特别光彩的事情,那就是为维护社会正义,与宋江翻脸又负荆请罪的故事。
  
  在梁山泊排定座次,宋江初步确立了自己的最高领袖地位之后不久,李逵跟随大家赴东京进行第一次招安接洽工作。因为招安外交演变为火烧东京的大事件,于是大家各自返回山寨5 5 5 5 5 3 3 3 c c。在他与燕青联袂返回的半路,他们在距离梁山泊不远的一个村庄,遇到一起冒充宋江、强抢民女事件。他不顾燕青的常识劝阻,一口咬定就是宋江好女色,回到山寨,立即砍倒替天行道的杏黄旗,非要砍杀宋江。事发时燕青已经提醒他,以宋江平时的作风,这事绝不可能,而宋江更是解释说,他回程时与几千军马一路,没法干这等事。李逵打死不信,立下人头军令状,与宋江及众好汉前去村庄对质。结果自然毫无悬念,李逵彻底服软,负荆请罪来源widgetads.cn
  
  这件事非常简单,却非常蹊跷。李逵对宋江的个性非常了解,而且当时有燕青的在理劝告和宋江等人的合理劝解,可他就是一意要把事情闹大。要解释这件事,必须联系宋江在菊花会赋诗,完成排座次后的政治日程。山寨已经完成了自身的政治秩序重建,下一步无论是打天下,还是走招安路线,宋江心里其实已有相当成熟的考虑,但无论怎样抉择,都需要内部权威的巩固。因为反对招安的声音已经很高,李逵也是其中声音最刺耳的一位5~5~5~5~5~3~3~3~c~c。宋江要克服这种声音,必须采取措施。考虑到这一政治需要,我们不妨武断些推测,李逵诬陷宋江事件就是一幕宋江有意策划的政治秀。
  
  对于宋江或任何此类基于江湖力量集结的领袖来说,要把基于个体释放的江湖力量结合成持久和运用自如的社会性力量,建立不可挑战又富于道义优越性的领导地位,这都是关键中的关键。而在这一过程中,弹压有代表性的挑战者,是最有效、简便的方法。梁山好汉都知道杏黄旗是宋江领导地位的标志,李逵则是反对当时已经初步登场的梁山招安新路线的代表,同时他也是宋江最为信任的自己人widgetads.cn。李逵以激进反招安派的身份混入鲁智深、武松和吴用等反招安小集团,以他历来对宋江的忠诚与关系而言,很可能是有使命的卧底行动,也是任何政治领袖面对内部挑战时必会采取的内部监察措施。
  
  所以,在李逵负荆请罪并由宋江重申了军法无情之后,梁山上的反招安声音再也不能成气候了。从结果看很清楚的是,李逵的无理取闹事件不仅使杏黄旗真正彻底树立起来,突出了宋江的领袖权威,也含蓄地展示了新秩序之下梁山军法的无情和威严。熟悉水浒的人都注意到,尽管有这样的无理取闹,宋江与李逵的特别亲密关系却丝毫未受到影响。李逵在招安后的各项行动中没有表现出对宋江丝毫不服,直至为他而死5.5.5.5.5.3.3.3.c.c。而直到他的枉死,他也没有辜负一个闲汉的基本道德准则:对大哥有用,至于忠义什么的,那是大哥们的事了。

系统推荐:
>>> 青花瓷碗
>>> 一纸家思
>>> 那场无人知晓的青春蜕变
>>> 喝得很慢的土豆汤
>>> 爱,有的人天生就会

通过键盘前后键←→可实现翻页阅读
0% (0)
0% (0)
标签:

我要评论

评论 ( 0 条评论)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沃格文学网立场。
最新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!
  • 雪地里的母亲

    母亲的棺材是长一尺七、宽八寸的座棺,同城市里常见的细长的白木寝棺相比,显得十分寒酸。砍削的四分厚的榉木板,简单地钉在一起,粗劣得很。棺材用红、黄、蓝三种颜色的纸旗和假花装饰起来,停放在玩具一般带有木栅栏的古老的棺台上。这棺台是村里的公有物,这里不知停放过多少死者,无数的岁月刻印在栅栏和杠棒的木纹上。天刚放亮,人们就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将母亲的棺材从廊缘上向外抬。变化不定的天空,这阵子又阴沉得像黑锅

  • 活得比父母好,该不该有亏欠感

    有一天。我发现,自己比父母吃得好,穿得好,用得好……我的心,猛然一疼。因为,我小时候说过:妈妈,爸爸,等我长大了,我要让你们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——题记1当我们和朋友吃着精致的法式菜肴的时候,父母却吃着馒头,喝着稀饭,就着咸菜。当我们在KTV,不计价钱地点着啤酒、果盘、零食的时候,父母可能为了几毛钱和小贩讨价还价。当我们因为不想走几步路,而拦下一辆出租车的时候,父母可能为了特价菜,一大早就在超市门口排

  • 奶奶走后的这些天

    当外面的世界车水马龙,当周围的世界安静屏息,睡不着的时候,我突然弄懂了一件事——所谓的生离死别,一开始也许都意识不到,直到彻底失去,永不再见,才会慢慢呈现,像树纹一样一圈一圈随年轮长进树干的里面,外人看不出,生命本身却知晓。今天是2015年6月13日,奶奶在那冰冷的地下已毫无知觉地躺了36天。奶奶的离去,让我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悟衰老与死亡。当我望着奶奶年轻时的照片,我无法相信那个特别精致,格外讲究

  • 曾经同学少年

    那年的期末考试成绩出来后,他和她的总分数是一样的,这让班主任老师有些为难。班里需要评出一个“三好”学生,期末考试成绩是重要的必备条件。她心里很高兴,如果被评上“三好”学生,不仅会得到父母答应送她的一支期待已久的钢笔,更重要的是,有了“三好”学生这个荣誉称号,还能为她考上重点高中加分。他是班里的体育委员,这次期末考试总分数是历年最高的一次,他还没有被评上过“三好”学生呢。他的父亲是一个工人,母亲由于

  • 愿为你做20年饭的人,是母亲

    读到铁凝的《母亲在公共汽车上的表现》,里面有这样一段话。“我亲眼见过我母亲挤车时的危险动作,远远看见车来了,她定会迎着车头冲上去。这时车速虽慢但并无停下的意思,我母亲便会让过车头。贴车身极近地随车奔跑,当车终于停稳,她即能就近扒住车门一跃而上。她上去了,一边催促着仍在车下笨手笨脚的我——她替我着急;一边又有点居高临下的优越和得意——对于她在上车这件事的比我机灵。每次同乘公共汽车的时候我都是被母亲‘

  • 你是我望尘莫及的美好

    ~~~一~~~我刚上大一的时候,160cm,87斤,是众多瘦子中的一枚,大二的时候,我依旧160cm,而体重变成了120斤,活脱脱的小胖子。我是林薇雨,喜欢你三年了。可是你,从来都不知道。第一次见你,是在学校社团的招新会上。突然有两个穿着跆拳道服的男生拦住了我们的去路,其中一个就是你。你的同伴热情地对我说:“学妹,来参加我们跆拳道社吧,强身健体。”我笑了笑,以自己不太爱运动为由拒绝了。他不屈不挠继

  • 遗失男友一名

    亲爱的老程:想了无数个版本的开头,最后还是决定坦然告诉你,写信给你,是因为我很想你。起因是上周回家乡,我一个人去看了梁静茹的演唱会,大概开场一个小时后,她唱到了那首当年我们最喜欢的《会呼吸的痛》。旋律一响起,我就激动地挥舞荧光棒跟着哼,副歌的时候情绪暗暗上涌,直到唱到最后那一句:“你回来就好了,能重来就好了。”我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滑到椅子上,在一片荧光海中号啕大哭。这两年来,我在微信搜索里搜过你

  • 窗外有隔夜的雨声,此刻我好想你

    妈妈:窗外又下雨了,我蜷缩在被子中,房间里漆黑一片,万籁俱寂的此刻,只有韩红情真意切的歌声与我相伴。我鼻尖发酸,眼泪先于我抬手去擦的动作落下来,一瞬间,浓稠的思念像是一张大网,把我牢牢覆盖,让心事沉重婉转至不可说。几日前哥哥举办了婚礼,赴宴的宾客众多,所有的人为台上的佳偶欢呼鼓掌时,我偷偷红了眼眶。低头抽泣时,看到爸爸正慌忙地拿出纸巾抹泪,我明白他此刻的眼泪为何而流。妈妈,我们是遗憾没有你分享这份

  • 暗恋你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事情

    16岁的时候,他梳莫西干头,喜欢看古惑仔,并像大哥陈浩南一样,在学校收了一群小弟,很是有几分威望。一个初冬的下午,他逃了课在校外游荡,被隔壁技校的一群混混看到。他暗暗骂了一句脏话,心想,自己的兄弟正巧不在,今天怕是要见血了。可是没有。就在混混们逐步逼近的时候,她骑着摩托车停在他的身边,让他上车。他回头,看见穿白色棉衣的年轻女子对他笑说,大白天的,穿着校服,怎么不好好待在学校上课?她声音轻柔,笑容明

  • 阿爸,我的腿断了

    记得在你上小学时,我曾经把我右大腿断过的位置给你看。我的右大腿断了之后,竟然自然地复原,但有一块小断骨没有自然接好而突出来。每次当我右大腿用力时,那块骨头就会突出来,这竟然成为我一生的身体特征。那是我九岁时的一个凉爽夏日,因为前几天台风来袭,那天是台风后的凉快的日子。每次强台风来时,我们不是躲在木床底下过夜,就是跑到木板楼房底下,避免被掉下来的水泥屋瓦砸伤。那时候,大部分的住家不是草泥房,就是红瓦